20080625

持续爆寒的香港之旅

sunshine Mood at 11:33 AM

上周末去了趟香港,去给某人买生日礼物。去走走一个对于我来说新的陌生的地方。

最近的我开始变得傻傻的,也许因为她的缘故;而且自懂事以后第一次到香港玩(上一次是5岁,姑姑带着),结果闹了很多很多的笑话:

过关的时候我在看着我的证件, 飘爷说了句“这边人少”;然后过去排队了,等了大约1分多钟轮到我们了。验证的海关和 飘爷说了一句:“先生,不好意思,这里是长者通道。”……退后两步发现上面的牌子写着“特殊通道”,最后只好再回去排另外的队伍。买了八达通,坐上了地铁;慢慢发觉我们都忘记发漫游的短信……到步后,居然两个人的电话都不通……没办法,只好到7仔买了张电话卡。急忙打电话回内地。

打了半天发现都是提示音,按照提示音去按1居然没反应,以为是通话限制。(其实是 飘爷的手机问题)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去7仔问别人怎么拨回内地。店员看着说明书半天突然间问我们一句:“你们的电话卡激活了没?”……寒死……终于开通了,拨回内地了;不停的用“每六秒六角”的电话问别人我要买的那些东西去哪里找。

走在旺角区的街上,看着密集的繁华的高楼,来来往往的人群,转过头又是林立的广式广告牌,很有感觉。

找了许久,看了好多家店;终于定在MK1里面的镭射买。

东西买完了,下来打算坐的士去星光大道逛逛。奇怪的是过去了好多辆空的的士,每一部都在和我们摇手say no。正当火起的时候,我看到地上大大的白字……原来两个天才在“巴士专用道”上叫了半天不可能驶近的的士……寒死……没办法,只好转了个大弯到街头再去叫的士了。

转了个弯买了张地图,站在路牌下面看着。我开玩笑的指着“和合石”和 飘爷说:
“不如我们去这里吃饭罗”(和合石是以坟场著名);
飘爷也附应着指着“青山”说:
“不如我们回家打麻将罗”(青山是以精神病院著名),
“好啊,打的去;和司机说三缺一,叫他一起。”;

经典的广式笑话,我们都在笑着。正这个时候边上多了一只手指着地图说:“you are this ground,where are you going?”(正确的应该是you are around here,where do you want to go?)

我们转头一看,是一个中年的伯伯。接着,他用无法听明白的英语和我们说了一大堆东西……我用标准的广东话和他说:
“阿生,你都系讲翻广东话啦(《功夫》里面的经典对白)……我听得明……”
等他指完路……“ 飘爷,刚才他出来的时候好像我们正在讲青山哦……”
“是阿。”
“那万一是他拉我们回去打麻将怎么办?”
…………持续爆寒…………

几经周折,终于到了星光大道附近。双腿又累,口又渴;看到地图上边上有一个商场和有一个餐馆。
“走,先到餐馆坐坐,休息一下。”……
“阿生你好,系唔系两位阿?重有,我地o里度茶市到6点结束。”
“恩,ok,我地坐最边个张台。”

之后服务员拿了张餐牌来;放下,走开了。爆寒的是餐牌是全英文的……“点算”,我和 飘爷互问着。还好我们迅速找到了茶和咖啡,灵机一动我和 飘爷说:
“我们装东北来旅游的就是了。”于是叫来另外一个服务员(专门避开之前的服务员)用极力模仿的京腔普通话说:“麻烦你们茶有什么好的介绍”
“嚓?我们这里的嚓都很好。”(服务员用很不标准的广东话回答着)
我指了指单上的“PO LI”问:“这个是普洱茶么?”
“哦,对阿。PULI”
“阿?PULI?”(PULIAMO是潮州话粗话,意思是GNMD;而他发的PULI就是GN同音。)
“好吧,我就要PULI。”……他走了,我和 飘爷爆笑起来……看着美丽的维多利亚港,喝着茶,笑着……

等我们喝完茶走出餐馆,回头一望……“香港洲际酒店”……我们居然在香港五星级的大酒店这样疯狂的过了两个小时……

来到星光大道, 飘爷开始疯狂的拍照……


飘爷,你不做设计是对的。”
“怎么?”
“这么好的景你怎么能取平角呢?浪费大自然,浪费资源,一点都不环保……”


于是示范了一张


从未如此帅过

http://www.suoyoo.com/brucelei/qingtian.mp3

想了想,这样的照片应该配上音乐的。

我们拍完,回头看看后面的旅客;全部从前面的站立拍照换成了半蹲式仰望取景。回想刚才我们的对话……持续爆寒…………

引用内容
创造晴天
行云千片悠悠是青天 我共你可以 度过几个十年
留言一句 人如在身边 用你的想法 营造经典
我不管 可天昏暗地是变迁 记不清 多少的冷面或劝勉
创造晴天 兑现宏愿

来给这世代 留念 宇宙怀念 信心不断信念长契
让我家园 心内作兴建 那管多少辛酸 已获胜算



评论加载中……

Recent

菜单加载中……
Ind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