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10

回家

overcast Mood at 04:42 PM
http://bbs.gd163.cn/images/upfile/2006-1/2006128162732.wma

有没有想过你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你离开你的家乡,离开你的父母去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拼搏。或者因为你的拼搏你自以为自己是很爱家的人,或者在你的朋友圈子当中,因为你经常给家中电话大家觉得你就是一个很爱家的人,但是……你真的爱家么?我所指的不是你现在的家,是你“与生”俱来的那个家。

按照现在的时间来算,昨天应该是我父亲的生日。按照原定计划我如期的回到韶关,但出乎意料的韶关比深圳冷好多。下了大吧以后,我第一个想法就是去买一件衣服然后请父亲母亲出来吃宵夜。买了衣服以后,招行的非常奇异的取不了钱(当中遇到天上掉下的耗子,自己会动的广告牌等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我和儿时死党走了很远一直寻找招行。但最后还是寻找不到,这个时候接到母亲的电话。母亲说我是一个傻瓜,她说我给她的这个Surprised已经足够了,不需要我请她吃什么宵夜。抱着失落的心情回到家,父亲刚好去了出差。给他打了个电话,预祝他生日快乐。

睡到中午2点起床了,发现家中空空的,发现父亲在他房间里面睡着。父亲从马坝专门赶了回来,为了见我一面。洗刷完,一个人出到街上(找ATM)。依旧取不到钱,打了个电话给招行,原来招行网络正在整改,会一直到1211零晨。无奈,打了招行信用卡的电话,将我的信用卡额度提高,使用VISA的网络预借现金。离开银行,见到一个跪在路边的年轻人,地上写着:“我刚来韶关,被人骗光了钱,请各位贵人给8元给我吃饭吧。”我看着他的样子觉得心酸:“走吧,我带你去吃饭。”领着他到了KFC叫了一个4号套餐外加一杯coffee。(或者是我的KFC情结缘故)喝着coffee慢慢的我和他聊了起来。原来他在东莞工作,恰巧是我原来在上饶的一个朋友的工厂,出于戒备之心我问了他工厂主要制作的产品。他回答得准确无误。我问得回东莞的车票需要80,我给了他100和我的名片。因为约了父亲喝下午茶,我先走了。走之前我那样的说:“当年我在赣州流浪的时候和你一样,人世间的事情都是很冷漠的。但是我那个时候和自己说:‘我再也不会睡天桥底,我再也不会让自己过那样的生活。’。我相信你也可以做得到。”我拍拍他的肩膀,轻轻地说了那样的一句:“希望在明天!”

在KFC对面的本岛3楼坐下,刚好是窗边的位置。看着那人离开KFC的背影,我用手机拍下了那样的照片。本意只是那样的保存着,激励自己——我当年也是这样的唏嘘。

父亲来了,恰巧遇上我儿时的死党。扯动扯西后,我和他们说了刚才的经历。他们说我傻瓜,但我强调我朋友的工厂和生产的产品这一点。大家也就沉默了……

恰巧此时,父亲发现窗外步行街上跪着的两人。笑着说:“喏,看看是不是下面那两个人?”我们都转过头,霎那间我觉得自己有一种被强奸的滋味,强奸的不是我的身体而是我身体深处仍然跳动着的那颗心。恼怒让我那样的冲动和不忿,我走下了本岛,来到他们的跟前。

“抬起你的头看看我”毫无情面的,我那样的厉声喝到。

“……”

周围的人开始围了上来……

“你为什么不去车站,你在这里做什么?”

“……”

“我把买车票的钱都给你了,你还在这里做什么?”

“……”

“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同一样的年纪,你跪着,我却站着和你讲话?是因为你他丫的没有志气!!!”说完我甩头就走了,甩掉的是我对韶关的那点的念旧和希望,甩掉的是2000-8-18那场演唱会的韶关人的互助的精神,甩掉得更加是对这样的一个现实的无奈。

在一阵渐淡的奚落的伶仃的人群评论声中我回到本岛,痛苦的坐下。死党笑言:“哟,没想到这么精明的Twinsen也会有被骗的时候。”我不爽;父亲发话:“其实这样的事情很多的,帮人固然是一件好事。毕竟自己是这样的时候也需要别人帮助……”……

许久,朋友因为要教琴(是以前乐队的BASS手)先离去。母亲工作回来,让她来到本岛。一家人一起享用了一个很丰盛的晚餐。

灌了父亲很多Tequila,他一回到家里就倒下睡了。和母亲聊起天来……

压根的没想到,现在家里换的门是因为被偷了。我儿时奶奶送的小金牌,小金链,母亲的嫁妆,姑姑叔叔们送给父亲的手表和母亲的首饰……

我不解的问道:“为什么那个时候不告诉我?”

“告诉你有什么用,只会搞到你又担心,工作又不专心”

“……”

“那时候家里都翻乱了,柜子里的东西都丢到地上。我都丢进一个袋子里面了,你看看有什么你还要的。”

“……”

一堆信件——来自于一些爱过我的人的,和一些我爱过的人的。还有一封……在读大学时候母亲写给我的。讲到了当年父亲被人瞧不起,也讲到了我那时被别人看不起;讲到了当年我考大学前的不长进,也讲到了最后我考得很好父亲却很后悔帮我报了那样的学校;还讲到我初到上饶的士司机说的那句:“上饶是你说得算,还是我说得算!”

我骄傲的和母亲笑笑说:“在我离开上饶的时候,我真想找那个人出来问问他谁说了算。呵呵”

一些物品的盒子。“原来装着奶奶送的金链”、“原来装着奶奶送的金牌”、“原来装着姑姑送的名牌笔”、…………突然我回想起家族的兴衰,回想起以前家族从富农到山贼洗劫后的穷富分立,回想到了富的那边是何等的对待我们这些身上流着同样的血的穷人们。

我的鼻子开始那样的难受……

一些本子。我开始沉默、不说话……那是母亲在我读书时候帮我抄下的地理笔记……那是母亲在做水泥工的时候带着只有5岁的我一起去上课深造的《中专统计》的笔记……以及里面夹着的……母亲教我学数学时候买的第一个三角尺的皮套……

鼻子的难受开始不断的上涌……

一些取款票据。户名是我的,但是我却从来没有建行的卡和存折。时间2002年至2004年……定期……原来小的时候每年过年我都觉得父母只是用我收的红包去包明年的红包给别人都是假的!!!母亲每一年都那样的帮我把这些钱存起来!!!母亲一直那样的留到我读大学的时候!!!一直的留着!!!直到我出来工作……

我狠狠的捏着鼻子,狠狠地强忍着……

母亲突然出了我的房间忙了起来,我整理完了这些东西。走出去看怎么的一回事……家中的洗衣机底部已经生锈,母亲就那样的用着她年迈的身躯不停的扫着倒流出来的水……

我拿过扫把,把母亲赶去睡觉。一个人的扫着……

清扫完……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整理出来的一切……关起房门……无法忍受的痛哭着写下了这样的一篇日志……

原来一直以来自以为精明的我也会那样的被人骗了,自以为给考虑周全的我却忘了给家里买这些切实相关的东西,自以为孝顺的我是那样的不孝顺,自以为爱家的我是那样的不爱家,自以为为家族争气的我是那样的失败……


明日……无论如何……要给家里换台洗衣机……我想更应该换的……是我这个人……

评论加载中……

Recent

菜单加载中……
Index